Back to all Post

【Percy So】纸上谈艺 · 延续旧有的美

在祖父母的年代,东西坏了,他们会想办法修好;来到这年代,东西坏了,我们大多只想换新的。难怪当有人得知Percy会修復旧书,会立刻将她想像为一位出身书香世家的老人吧。「当向别人介绍我的工作时,他们也会感到好奇和有趣。」从事书本订装、修復及纸艺将近十年的Percy笑言。

在成为Bookbinder前,Percy最先感兴趣的是纸艺。「每逢农曆新年,婆婆也会剪『福』及『大吉』等字佈置家居,因自小看她剪纸,自己也渐爱收藏纸艺品。在中学及大学时的艺术科功课,也选择了做纸艺相关的作品。因为太喜欢纸了,后来更开始学习造书。」她说。从单薄的纸张到充满厚度的书本,Percy对纸的热情有增无减。

回想初入行时,她称自己也挺幸运的。先是在紧拙的时间内,获她当时心仪的一个外国Bookbinding课程取录,其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也陆续有不同人主动找她,带来了很多宝贵的交流及工作机会。「认识了一位在大学图书馆修復部工作的朋友,后来他也介绍我到那裏帮忙。也试过有位来自英国的书籍收藏家在网上找到我,于是携太太来跟我会面,他太太对我的工作尤其深感兴趣。谁知那次会面后,我才惊觉那位女士原来是一位在外国非常有名的Bookbinder呢!」Percy笑言她当时的懵懂,并感恩自己的工作能同时获不少行外及行内人赏识。

现时除了提供旧书修復服务、跟不同艺术单位合作筹办工作坊外,她亦不时参加外国的Bookbinding比赛,先吸收了书本的内容,再由设计到製作书皮一手包办。「我喜欢由零开始製作一本书,也喜欢修復旧的,每一本对我而言都是独一无二、全新的挑战。当我专注于书本与纸张裏,真的可以工作至忘却时间。」她说。

踏入这行的第十年,一直驻守于铜锣湾这个工作室的她,也坦言看到这区的一点变迁。「从前我们或都觉得这裏太多金舖和药房等,但近年你会开始留意到,原来不少艺术文化产业都陆续进驻了铜锣湾的楼上舖,如画室、人文图书馆等,渐为这区带来喜见的转变。」Percy亦期待日后能多认识区内的艺术工作者,为创作带来更多新火花。

Percy So | Paper & Book Artist︰铜锣湾勿地臣街12号5楼